見證分享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撕掉偽裝做誠實人 2004年底,我因盡本分走過程,沒有做多少實際工作,還常常注重在人心中的地 位、形象,所以失去聖靈作工被撤換了。我怕弟兄姊妹笑話:XX被撤掉後軟弱得不行了,地位心太強了吧!於是,我就積極配合交接工作,還主動擔起其他的本分,其實我心中早已軟弱到一個地步。隨後,教會帶領在聚會時,針對我作工中的種種過犯進行解剖、交通,其目的就是要藉著這些實際事例,帶領弟兄姊妹認識什麼是抵擋神的事奉,從而讓人進入真理實際走上事奉神的正軌。可我聽後心裡特別難受,感覺這下臉面丟盡了,再也無臉見人,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我多想告訴他們:不要再解剖我啦!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趕緊回到神前向神禱告,想到《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中的一段交通說:「大紅龍的本性最突出的表現就是狂妄自大、吹牛皮說大話、誰也不服;最卑鄙的地方就是不讓人說真話,更不敢面對事實的真相,不擇手段地打擊排斥進步,竭力遮蓋自己的黑暗面,妄想蒙蔽人、欺騙人,達到稱王稱霸的目的,這是他們害怕真理、害怕光、抵擋神、逼迫神的最好證據。……今天我們追求性情變化必須具備接受真理的條件,就是能夠勇敢地面對事實真相說話,而不是迴避或者掩蓋事實真相而採取欺騙說謊,詭詐迷惑人的手段。」(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能勇敢地面對事實的人才是肯接受真理的人》)這些話觸動了我的心,看到中共為了達到它稱王稱霸的目的不讓人說真話,竭力掩蓋自己的黑暗面,打擊進步,排斥異己,同樣我也受「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的思想支配,竭力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想讓我的醜惡面目永遠不被人發現,讓人一直覺得我很高尚、偉大不僅自己隱藏真相,還想限制人說真相,這分明是在讓黑暗、敗壞與罪惡繼續滋生,讓光明聖潔永不被認識,不被高舉,實質就是在壓制神的到來,驅逐光的存在,我這樣包庇自己不接受真理,永遠都不會認識自己,也不會產生真實的悔改。弟兄姊妹公開解剖我,證明了全能神教會不容許污穢存留,在神沒有黑暗面,沒有隱藏,做什麼事都光明正大,這更顯明了神的聖潔、公義。而我還認為別人解剖我是在敗壞我的聲譽,這更是顛倒黑白,歪曲事實真相。其實神借這種方式來審判揭露我,迫使我面對事實真相,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看清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讓我能棄絕撒但得著變化,所以這樣的揭露、解剖太有意義,這正是神對我的拯救。回想在做教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我是廠裡的化驗員,參加工作後不久,我就發現那些說老實話、辦老實事的人在單位都吃不開,真正得名得利的人都是那些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善於說謊、搞欺騙的人,這些人保護自己的祕訣都是「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我覺得這話實用,很快將這話作為我為人處事的原則……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後,我變得越來越詭詐,多虧全能神的拯救才使我活出人模樣。                                   撒但將我敗壞深  神施憐憫來拯救 我們單位的業務廠長負責採購原材料,他常常以次充好從中獲利,每批貨中都有不合格的產品,後來在化驗時被我發現了,他就用錢來封我的口。我把這事告訴了我的對象,他大哥在政府機關上班,大哥對他說:「不要收業務廠長的錢,也不要揭發他,但私下要留一份原材料檢測不合格的化驗報告,這樣既不得罪業務廠長,也防止以後出事時把自己牽涉進去。」聽到這話,我覺得大哥真是太聰明了,就按他說的去做了。從那以後,業務廠長對我很信任,不僅在廠長面前為我說好話,還傳授我一些報假賬的訣竅,因此同事們都很羨慕我。不久,調來一新廠長,因新來的廠長與業務廠長鬧不合,單位就讓我負責採購化驗室的藥品、儀器,漸漸地我也如那些業務員一樣報假賬,從中獲利。剛開始,我也怕被人發現後要判刑,心裡有些忐忑不安,但看到別人都這樣,況且這錢來得容易,慢慢地我也就心安理得了。就這樣,我靠著撒但的生存法則,贏得了廠長的青睞,也獲了利。可好景不長,工廠倒閉了,接著丈夫又不幸早亡,我只得帶著六個月大的女兒寄居在娘家,父母的抱怨,弟妹的嫌棄,使我陷入了極度的絕望中……    就在我對人生失去希望時,1996年主耶穌的救恩臨到了我,主的大愛溫暖著我的心,使我有了生活的勇氣。雖然信主了,但我與人交往的方式並沒有多大變化,在我辦學前班期間,我常以給學生買好資料為由從中取利,當看到主的教導時,心裡也感到有些不安,但只是向主認認罪也就完事了。1998年底,有人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看了全能神發表的《話在肉身顯現》,我越看心裡越亮堂,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征服了我的心,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於是,我信心十足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對付管教得反省,認識詭詐

浪漫中的苦澀,教我學會順服神主宰

傑尼是一個90後男孩,他特別喜歡看偶像劇,每當看到劇中女主角不顧家人反對,為了愛情放棄大小姐的身分跟男主角私奔,或者男主角放棄富二代的身分,甘願與女主角過平淡的生活時。傑尼都很受感動,也為男女主角最後能終成眷屬而感到開心。電視劇中上演的一場場轟轟烈烈、坎坎坷坷、不離不棄、忠貞不渝的愛情故事,在懵懂的傑尼心中深深的刻下了烙印…… 回到現實,傑尼雖然知道現實生活與偶像劇完全是兩碼事,但他還是期待著能有一場以他為男主角的愛情故事完美上演…… 在工作中,傑尼遇見了他的第一個女孩,在這個女孩身上,青澀懵懂的傑尼初嘗戀愛的感覺,他的心完全陷在女孩身上,對她呵護備至,女孩想吃什麼即使路程再遠,傑尼都會為她去買,傑尼把女孩視若珍寶,他認為,這個女孩就是與他共渡一生的人。 沒過多久,由於工作原因,傑尼要出差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中他和她保持著聯絡,有時會聊天到很晚,儘管每天很晚休息,白天還要面對繁重的工作,傑尼也會感到有些疲憊,但為了他們的感情長久,傑尼甘心付出。 然而,沒過多久,傑尼突然接到女孩打來的電話,女孩說:「我們分手吧!」那一刻,傑尼拿著電話愣住了,他在嘴裡念叨著:「分手?……為什麼?」女孩輕描淡寫地說:「我們離得太遠了,不合適在一起,還是做朋友吧。」就這樣一年多的感情如此平淡的分手了。可對初戀的傑尼來說,這份感情他付出太多了,因此也傷得很深,他的心就像被撕裂了一樣,特別的傷痛,他一連哭了三天,心中不住的想:為什麼夢想中那份完整的愛情就這麼難得到呢?付出了那麼多就比不過時間與距離嗎?但終究,他所嚮往的美好正是因為時間與距離而破碎了…… 隨後,傑尼回到原來的城市又找了一份工作,在工作中他遇見了第二個女孩。因上一次感情的失敗,他的心裡有了一道很深的疤痕,有些不敢嚮往偶像劇中美好的愛情了,但隨著每天在工作中的接觸,不知不覺他們相愛了。在交往的過程中,傑尼還是全心全意愛護著女孩,可沒多久,女孩的閨蜜告訴傑尼:「她有男朋友,只不過男朋友在外地工作,一直瞞著你。」聽到這話,傑尼的心再一次被刺傷,他很氣憤,想立馬放下手中的工作,跑去質問女孩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後來,他們還是當面坐下來談了,女孩的坦白讓傑尼知道,原來他只是一個代替品。 這次感情的傷害讓傑尼徹底灰心、迷茫,開始每天跟朋友在一起吃飯、喝酒、抽煙、K歌、上網,他選擇了自甘墮落。記得那時網絡上有個冷漠歌手,他的歌曲特別受大眾歡迎,傑

時間如流沙,不在抱怨中度過

依稀記得一篇名為《匆匆》的散文,寫出了對時間流逝的遺憾與無奈。我們都在人生大舞台上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感嘆時間猶如握在手中的沙,在手指的縫隙中流失,想緊緊攥住,卻無能為力。我們的一生就如黑白膠卷裡的幾個片段:呱呱墜地的嬰兒在搖籃裡啼哭;童年時在童話書裡幻想、徜徉,背著書包到學校蹦跳的身影,聽荷塘裡的蛙聲,與夥伴在街頭巷尾追逐、嬉戲;青春年少時的暗戀,憂鬱的吉他彈出對愛情的憧憬,上演在咖啡屋前的偶遇;成家後鍋碗瓢盆和孩子的哭鬧聲在心中隱隱作痛……步履匆匆一輩子,夕陽下,枴杖是兩個蹣跚腳步的陪伴;當生命的最後一刻終結,一束菊花寄託著後輩晚生心中的哀思與對明天的迷茫。當一代人的一生在一聲嘆息中落下帷幕,下一代人還在繼續複製著前人的人生歷程。 感慨之餘,回顧自己的半生,已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第二次婚姻的前半段時間也是岌岌可危。丈夫因為我生了女兒,重男輕女的他從此便對我冷言冷語,我們的生活褪去了戀愛時的激情與浪漫,取而代之的是常常爭爭吵吵。吵到後來我們都累了,熱戰變為冷戰,生活在一個屋簷下的兩顆心隔著千山萬水,在無言中冰凍著。我不止一次在心裡幻想: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一定要重新選擇理想中的另一半,不然寧肯一生不嫁……然而,時間不可能倒流,依然像帶著翅膀一樣向前奔跑著。我已經不再年輕,歲月的痕跡在我身上隨處可見,唯一不變的是憂傷的心。我常常感到孤獨,不知該怎樣面對現狀,更不知如何面對未知的未來。 就在我感覺人生一片灰暗時,與媽媽一起信神的弟兄姊妹走進了我的生活。他們與我分享神的愛,安慰、鼓勵我,雖然這讓我往日的痛苦消去了些許,但想起丈夫對我越來越冷漠,甚至不願回家,我對丈夫的恨就無法釋然。我想也許我們只能這樣互相折磨到老,直到死去…… 有一天,一位得知我遭遇的姊妹專程來找到我,與我談起了她以往的婚姻也很糟糕,她說以往她有太多的抱怨、猜忌,總認為自己是無辜的角色,對丈夫有了誤解,和丈夫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活在彼此傷害的痛苦中。她曾試圖改變,卻無能為力。後來她信神了,她把心中的愁苦向神訴說。看到神說:「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你看夫妻之間一開始也可能彼此不太了解,因為以前不在一起生活,也不是一個同樣的家庭長大的,夫妻之間在一起生活幾年之後,彼此磨合,彼此也有些磕磕碰碰,但是要是人性正常的話,你總跟他交流心裡的話,他也

放下恩怨,脫離苦海

已經夜裡十點了,辛苦了一天的明慧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一遍遍地想起鄰居下午說的那些話:「明慧,你公公把銀行卡、工資卡都給你大哥了……」明慧當時還淡定地想:錢是公公的,他願意給誰就給誰。可是現在她越想越生氣:難道自己的丈夫就是後媽生的,公公婆婆怎麼對我們這麼不公平呢?房子爭了這麼多年,才給一萬元,連丈夫的賠償金都沒有拿回來,現在又把銀行卡、工資卡全給了大哥。大哥兩口子什麼事也不幹,還得到公婆的特殊待遇,自己和丈夫拚命地幹,卻得不到公婆的一點照顧……明慧越想越憋屈,越想越窩火,往事像開了閘的洪水湧向明慧,使她恨不得立馬就去找公婆討個說法。 這事還得從十幾年前說起,明慧的丈夫婚前出了一場車禍,腿成了殘疾,當時對方賠付一萬九千元,後來明慧的公公婆婆又拿出兩萬四千元,買了現在住的房子。婚後,明慧兩口子就和公婆、哥嫂都住在這套房子裡。明慧是個好強的女人,婚後她和丈夫拚命地做生意,但是大哥兩口子卻不務正業,一天到晚打麻將,公婆不僅不說哥嫂什麼,還有意偏袒哥嫂,明慧氣不過,就想買房子搬出去住。 明慧永遠忘不掉她懷孕期間,有一天和丈夫做完生意又累又餓,本以為回到家就能吃上熱飯,好好休息休息。沒想到,家裡還是冷鍋冷灶,哥嫂、公公都在打麻將,婆婆也站在一邊看。看到這一幕,明慧氣不打一處來,心想:自己大著肚子和殘疾的丈夫辛苦地掙錢養家,家裡人連一口熱飯都不給做,怎麼就忍心這樣對待我們呢?明慧氣不過,說了婆婆幾句,結果大哥因為這事打了明慧,說明慧不應該數落婆婆。從此明慧心裡對大哥滿了怨恨,始終不能原諒他。 更讓明慧生氣的是,公婆看明慧他們準備買房,就要把老房子留給大哥。這房子有近一半的錢是丈夫的腿換來的,哥嫂一分錢沒出,還想要房子,哪有這樣便宜的事?!明慧對公婆這個決定非常不滿,覺得公婆對哥嫂偏心。她實在嚥不下 這口氣,就打定注意,就是買了房子也不搬走。為這事一家人鬧了好久也沒鬧出個結果。後來公公看明慧不鬆口,就說誰要房子就拿出六萬元。明慧他們剛買了新房,手頭正緊張,公公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條件,明擺著是讓明慧妥協。明慧據理力爭,讓公婆給三萬元,自己就搬出去。沒想到公公卻說:「不搬也得搬,我把你的房門鎖起來,看你怎麼辦!」就這樣,為著這套房子,明慧和公婆的關係鬧得很僵。 僵持了兩年,公婆主動提出給明慧一萬元,讓明慧他們搬出去。明慧肯定不願意,房子現在市價八萬多,自己和丈夫起早貪黑地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