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分享

瀕臨死亡的我重獲新生

年幼時因著家裡生活貧困,村裡人都看不起我們家。那時,父母經常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要爭口氣,好好讀書,將來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為此,我經常在微弱的燈光下學習到深夜。十年寒窗苦讀,歷盡坎坷,我如願以償地考上了大學,畢業後成為了一名國家機關單位的幹部。 我對自己的前途充滿了希望和憧憬,以為幸福生活終於開始了。可步入社會才發現,現實並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樣美好。我勤勤懇懇地工作,卻始終得不到領導的賞識和提拔,而那些只會溜鬚拍馬並沒有多少真才實學的人卻不斷得到重用。面對這些不公平的待遇,我感到特別煩惱,心裡不停地琢磨:在這個社會上,為什麼我想靠真本事吃飯就這麼難呢?正當我煩惱迷茫時,一個同學「指點」我說:「現在的社會靠實幹已經吃不開了,現在流行辦什麼事都得請客送禮,尤其在官場上,『當官不打送禮的』嘛!你如果不會這些手段,一輩子都別想翻身。」聽到同學的話,面對社會的黑暗與不公,自己是敢怒而不敢言,從心裡立志自己絕不做那些低三下四的事情。但是後來經過幾番掙扎,自己還是沒有抵禦住這股社會潮流的誘惑,為了能得到更大的發展,我只好違心地去給當官的送禮,以此來獲取被提拔重用的機會。半年後,我的付出果然得到了回報。我被推薦到市委黨校學習深造,之後官職就開始不斷得到提升,我出人頭地的慾望終於得到了滿足。但與此同時,我也深深地陷進了這個邪惡的社會浪潮裡不能自拔。由於官職陞遷,應酬越來越多,我就要常常陪一些領導、同事出入高級酒店,吃飽喝足後還得陪他們去娛樂場所消遣……這樣的生活幾乎天天如此,時間長了我感覺既痛苦又無奈,腐朽的生活把我弄得喘不過氣來,可又沒有辦法解脫,只好隨波逐流。直到有一天,我終於被這污穢敗壞的社會潮流擊倒了…… 在一次體檢中,我被查出得了重度腎病,白蛋白四個加號(重度腎病是世界疑難病症,不易治癒),這突如其來的噩耗如同晴天霹靂,我不由得思考:我的一生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我不甘心這樣等死。於是我就到本省的大醫院和北京有名的醫院去治病,結果都不見療效。回到家後,我又不斷地在網上搜尋能治療這種病的信息,但到頭來還是徒勞無益。那時,我陷入了極度的絕望中,感覺自己徹底失去了生還的希望,死亡正在一天天向我逼近。病痛的折磨使我睡不著覺、吃不下飯,身體一天天消瘦下來,體重由原來的135斤下降到了92斤,整個人骨瘦如柴、弱不禁風。在絕望中,我在心裡不停地自問:我寒窗苦讀十幾年,煞費苦心追求得到的

【望子成龍】觀點的轉變(二)

姐姐走後,我心中久久不能平靜,想想自己以往用那種粗暴的方式來對待孩子,不光給我們母子之間的關係帶來了深深的隔閡,同時還傷害孩子太深,我真後悔自己被「望子成龍」的思想沖昏了頭腦,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就要拼到底,有句古話說得好,「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為了孩子以後能享福,我現在的付出還是值得的,相信只要我努力,命運總會改變的。想到這裡,我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感謝神對我的拯救,使我明白了神的主宰與命定,不再給孩子施加壓力,我願意接受順服造物主的主宰與命定!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古文化知識將人從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給了魔王及其魔王的子孫,『四書五經』將人的思想觀念又帶入了另一個悖逆的時代,使人更加崇拜『書經』的編者,從而對神的觀念又加重一層,不知不覺,魔王將人心中的神無情地趕了出去,自己卻洋洋自得地佔據了人的心靈,從此人便有了醜惡的靈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臉,對神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魔王的惡毒一天天在人裡面蔓延,將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沒有一點自由,無法擺脫魔王的糾纏,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歸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靈裡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沒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著『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從上到下、從頭到尾一直在攪擾著神的工作,與神唱對台戲,什麼『古老的文化遺產』、寶貴的『古文化知識』,什麼『道家學說、儒家學說』,什麼『孔夫子經傳、封建禮儀』將人都帶入了地獄之中,現代先進的科學技術、發達的工農商業卻無影無蹤,只是強調古代『猿猴』帶來的封建禮儀來故意打岔、抵擋神的工作,拆毀神的工作,將人苦害至今,還想將其全部吞噬,封建禮教的傳講、古代文化知識的遺傳早將人都傳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 讀了神的話,我更加明白了,原來孩子所學的四書五經這些古文化知識和追求這些所謂的人生觀都是撒但捆綁人心靈的毒瘤,這些毒素種到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靈深處,人就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人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人都追求知識,想用知識來改變自己的命運,對抗神的主宰。看到撒但就是用這些知識來讓人否認神,來追隨它,達到它殘害人類的目的,可見撒但如此詭計多端,它利用這些知識來誤導人,導致人都被它的鬼話迷惑控制,讓人用這些謬論來抵擋神。

【望子成龍】觀點的轉變(一)

結婚後不久我相繼生下了兩個可愛的兒子,正當我沉浸在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氛圍中時,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打破了我往日平靜的生活,丈夫搞起了婚外情,我多次流著淚想要挽回這個家,但看到丈夫對我的態度都是那麼的堅決,一定要和我離婚,看著往日裡對我關愛有加的丈夫如今變得如此冷漠無情,甚至把我當成了仇敵,我的心破碎了,便同意和他離婚。離婚後,我帶著兩個年幼的兒子獨自生活,看著兩個尚未懂事的孩子,他們是那麼的天真活潑,如今卻失去了爸爸,我心裡很痛苦也很難接受這個事實,痛苦之餘,我便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了孩子的身上,我一定要把孩子教育成人,讓他們好好學習,長大後能功成名就,光宗耀祖,而且自己老年時還能有個保障。想到這裡,我又對生活燃起了新的希望,慢慢地恢復了往日生活的動力,開始重新揚起了生活的風帆,朝著我的人生目標起航。 孩子到了上幼兒園的年齡,我特意咨詢了好幾所幼兒園,最終鎖定了一所我看為滿意的幼兒園,心想:一定要好好抓緊孩子的學習,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只要我努力付出,就一定會有好的回報。於是,在孩子上幼兒園期間,我都不放過孩子任何的空餘時間,孩子每天放學回家,我都要看著孩子把家庭作業完成,另外,我還給孩子另出題或買一些卷子,測驗孩子的答題能力,所以每天不是讓他填寫資料,就是在考生字。有時我輔導孩子好幾次,孩子不會時,我的火氣自然就上來了,心裡對孩子恨鐵不成鋼,因此我常常對孩子大吼大叫,無形中給孩子幼小的心靈施加了重重的壓力,也剝奪了孩子一個完整、開心、快樂的童年。 在孩子上小學時,我對他的要求更加嚴格了,每天讓他起早貪黑,勤學苦讀,「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讓他簡直沒有喘氣的餘地。一次,老師臨時測驗了語文考試,孩子放學回來手裡拿了一份卷子,怕我知道他的考試成績不好,便偷偷地把卷子塞進桌子下邊,正好被我逮了個正著,我打開一看,68分展現在我眼前,頓時我火冒三丈,用手指著他的額頭怒吼道:「看看你,居然才考了68分!你是怎麼考的,我一天在學習上為你操了多少心,你咋就一點都不爭氣呢?你考不好今天不能吃飯!……」經我一頓指責,孩子灰溜溜地站在牆邊一動不敢動,臉上露出恐懼又沉重的表情。因著「望子成龍」的撒但毒素已深深地扎根在我心裡,成了我人生的奮鬥目標,所以我根本不顧及孩子的感受,一氣之下,把門一摔,頭也不回地出去辦事了。我無精打采地走到路上,回想起孩子那副可憐兮兮的表情,我心裡又特別

『熒幕』背後……

在當今社會,電視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娛樂項目,似乎給人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的樂趣,但是看電視究竟給我們帶來了什麼?難道僅僅是一時的消遣嗎?難道真的是無盡的快樂與享受嗎? 我們先來看看動畫片都在演什麼?《喜羊羊與灰太狼》一度熱播,每一集都在教孩子施詭計,誰的詭計高明誰就是贏家,現在很小的孩子都會用「智慧」來騙家長滿足自己的慾望;還有奧特曼等超人形象更是深入人心,成為孩子所崇拜模仿的對象,我家年僅4歲的孩子在動畫片的影響之下,常常從高處跳到低處,甚至還要轉一個圈,模仿變形金剛拯救世界…… 各種愛情劇的熱播,讓人心中對愛情充滿了嚮往,早期還會避諱的一些鏡頭,如今已經赤裸裸地公開播放,小學生過早地明白了談情說愛,甚至因為懵懂而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婚外戀也成為了一股潮流,在人眼中這種違背道德倫理的事情,在「愛情至上」的觀點支配下也似乎變得合情合理、無可厚非,而充當小三、二奶等也變成了追求所謂的愛情的「純正」,令人感覺羞恥的事反而成了正當行為,正常的婚姻生活也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在各種江湖片的影響下,學校已不再是淨土,儼然成為現代版江湖,誰能打誰就是武林盟主被人擁戴,同學之間開始拉幫結派,一些號稱「行俠仗義」的所謂的正義之舉在現實生活中演變為派別鬥爭,為朋友兩肋插刀,無休止的爭鬥更是屢見不鮮。 …… 我曾經也是個電視迷,常常看宮廷劇,無形中認為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很正常,這叫「適者生存」,只有有心計才能保護自己,施詭計才能維護自己的利益。然而,當這一切劇中灌輸的思想成為人的生存法則之後,同事之間不能交心,都是互相防備,表面笑臉相迎,背後互相擠兌,為了得到領導的賞識,為了能夠高昇都是互相踩踏,明爭暗鬥,人與人之間不再有真情,不再有真心,只有無情的利用與欺騙。除了這些顯而易見的影響,還有很多東西在無形中侵蝕人的靈魂,扭曲著人的生存觀,價值觀……一個休閒娛樂的方式為什麼會帶來如此多的不良後果,螢幕背後的黑手究竟是誰?全能神的話給了我們答案! 全能神的話說:「假如說你看一部電視劇,這部電視劇裡哪些東西能改變人的觀點呢?演員說的那些話、那些字能不能敗壞人?(不能。)哪些東西能敗壞人?就是這部電視劇所要發表的中心思想與內容,這些就代表導演的一個觀點,這個觀點帶來的信息能左右人的思想,左右人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在一些歷史故事當中,在一些英雄

重獲新生(二)

兩年後,我所負責的工作有了驚人的業績,不但生產安全無事故,經濟效益也特別好,連省市領導都來我們公司參觀考察。我也因此更加得到領導的器重,很快就升任為公司的副總。在巨大的名利誘惑下,我又開始把持不住自己,心裡萌生了謀求更高地位的野心,想要往距自己一步之遙的老總的位子衝刺。因而我又卯足了幹勁,把精力全部投入到工作上,整天忙著檢查、督促、應酬,連看神話的時間都沒有了,禱告也是應付糊弄隨便說說。不知不覺離神越來越遠。就在我陷入其中難以自拔時,一場突如其來的事故驚醒了我。一天早晨,我還在沉睡中,突然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我拿起聽筒,公司領導在電話那頭告訴我,我的轎車出事了,情況非常嚴重……我來不及多想,趕緊穿好衣服趕到事故現場,只見路邊三棵碗口粗的樹被撞斷了,配給我的那輛嶄新的轎車已被撞得面目全非,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我的一名下屬已經氣絕身亡,司機趴在方向盤上昏迷不醒。這起事故造成一死一傷,車輛報廢,直接經濟損失100萬元,這件事在單位影響特別惡劣。作為領導,我要承擔管理不善之責。雖然單位沒撤我的職,但各級領導在大會上點名、小會上批評。一瞬間我成了單位職工和其家屬們茶餘飯後談論的焦點人物,有的人還幸災樂禍地說:「讓他小子美、讓他狂,這回老實了吧!」這件事弄得我焦頭爛額、走到哪都抬不起頭來,心裡痛苦到了極點。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於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說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卻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就你們現在的思想、現在的觀點不也都是如此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看到神的話說人「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卻不感覺喜愛」我感到神說的就是我自己,我雖然厭倦了這種爭名奪利的生活,卻仍然陷入其中無法自拔。回想以往,在我曾經最痛苦、虛空,疾病纏身的時候,是神的話語告訴了我活著的價值與意義,我也曾享受了有神同在的幸福與快慰,但是面對撒但更大的試探時,我明知追求功名利祿只能讓自己更加墮落腐化,離神越來越遠,可我還是一意孤行地沿著錯誤的道路走下去。直到

重獲新生(一)

在我小的時候,因為父親是村裡的幹部,我們家經常賓朋不斷、門庭若市,親戚、鄰居和朋友見了我也總是笑容可掬、噓寒問暖,那時我覺得世界真美好,生活也充滿了陽光!然而在我十八歲那年,噩運突然臨到我家,在村裡顯赫了十多年的父親突然身染重病,為了醫治父親的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最終還是沒能挽留住他年僅四十二歲的生命。父親一去世,我家頓時變得冷冷清清,往日頻繁來往的親朋好友再也沒有踏進我家的大門;鄉親們也一改往日的親切,見了我不是裝作沒看見,就是扭頭走開,惟恐我會求他們幫什麼忙似的。於是我立志要刻苦學習、奮發圖強,有朝一日一定重振家風、揚眉吐氣,絕不能再讓人小瞧我,特別要讓那些在父親去世後立馬變臉的人對我刮目相看。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切都在發生著變化。我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一個三線城市的一家不錯的單位工作。經過幾年打拼,我順利地入了黨,當了官,買了房,也有了車,並把母親從鄉下接到了城市居住。這時的我可說是事業有成、春風得意,在同齡人中也算是佼佼者。當我偶爾西裝革履、派頭十足地開著車帶著家人回老家時,親朋和鄉親們又變得熱情起來,簇擁著我們問長問短,從他們羨慕的眼神中我知道自己揚眉吐氣的願望實現了。可誰曾知道,親戚和鄉親們看到的只是我風光的一面,他們哪裡知道我風光背後的苦澀與辛酸,哪裡知道我功成名就之後的煩惱與無奈…… 我在單位是大權在握的財務科長,不光同事見了我禮讓有加,就連公司的幾位副總也得敬我三分,遇到吃喝宴請的事總會喊上我,還經常讓我得一些經濟上的好處,這樣他們在公款開支報賬找我審核時,我對他們違反財務制度的事也就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雖然做這種事我的良心會隱隱感到不安,可這時我就寬慰自己:反正哪任財務科長都如此,再說我也需要錢來改變自己的生活。可最令我煩惱的是,老總竟指使我做假賬,這樣一年下來公司偷逃稅款數額達幾百萬元。我了解稅法,這種事若東窗事發,我和老總都會被判刑,甚至被槍斃。所以只要一想起這事我就感到害怕,老總便勸我:「老弟呀,你還看不透現在這個社會嗎?俗話說:『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你看看有哪個企業不偷稅能生存下去?咱們公司每年要是沒有這幾百萬元偷逃的稅款,你我能買房、買車嗎?能喝茅台酒、抽中華煙嗎?再說了,稅務局每年都拿了咱的好處,敢真查咱們的賬嗎?稅務人員哪次來了,我們不是把他們伺候得舒舒服服的,進行吃、喝、玩、樂一條龍服務?要真查出來,他們自己也吃不了兜著

找回良知的商人

從小我的親戚、朋友都誇我為人誠實講信用,以後一定大有作為。我也一直以此為資本來標榜自己。記得我二十五歲那年,在上海開飲食店,因我所賣食品的質量過關,價格在方圓五十里內又是最便宜的。所以,半年後,我的店舖有了一些忠實的老客戶,看到他們每次都來我這裡購物,我心裡甭提多開心了,覺得誠實講信用是經商的成功之道,並且我的錢也賺得心安、踏實。慢慢地我店舖的生意越來越好,在那條街也有點名氣。可後來僅僅一個月內,又有三家新店在這條街上開張了,並且都是跟我經營同樣的食品。為了吸引顧客,他們搞開店大酬賓,有獎競猜,買三送三的活動,還一直跟我打價格戰,我不想與他們應戰,但他們食品的廉價為他們贏得了顧客群。再加上他們都是家族式的經營,又有雄厚的資金供給,而我資金薄弱,又沒有後台支持,我開始擔心自己的生意會受到影響。但又想到我還有那麼多老顧客,我做生意誠實又講信用,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我仍然繼續本著良善去掙錢…… 可到月底算賬時,我才傻眼了,店舖的銷售額直線下滑,我虧本了。再看看他們店舖的人越來越多,生意紅紅火火,我的顧客群都被他們吸引走,我心裡難受極了,心想:同樣是做生意掙錢,也賣同樣的食品,怎麼他們的生意就那麼好?而我卻賠錢了。我就琢磨是不是我做生意太死板,太老實了,才掙不到錢啊。為了不虧本,還能掙到更多的錢,我開始找一些沒有食品許可證的小商戶去合作。這樣可以降低進貨的成本,同時花一部分錢做廣告,把食品的檔次和品位提高以此來提高食品價格增加利潤。起初我不想這樣做,覺得那是沒有人性的人幹的事,但是想到只有這樣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生存下去,為了獲得利益,人格和尊嚴就放棄了。 起初老顧客來買東西的時候,我好幾次親手把次品遞給他們時,手心直冒汗,心中隱隱作痛。但時間一長,這種負罪感就輕了一些,隨著手上的錢也增多了,我越來越麻木,幾乎不會去想這些了,覺得別人都是這樣做生意,只要能賺到錢就行。我的良知與做人應有的誠信在慢慢喪失…… 直到有一天,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全能神的一段話深深打動了我的心,全能神說:「過去的人做生意是童叟無欺,貨不二價,這裡有沒有一點良心、人性的表達呀?人有這樣的做生意的信條,能不能說人那時候還有點良心,有點人性呢?(能。)但是不知不覺當中,在人對金錢的要求不斷增長的情況下,人越來越愛錢,越來越愛利,越來越愛享受,那麼人把錢是不是看得更重了?(是。)人把錢看得更重的時候,人

誰能解「婆媳經」?

常言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其中一本就叫「婆媳經」。婆媳關係不好處,是幾千年來多數人公認的事實,我家也不例外。 婆婆的母親死得早,婆婆從小沒享受到母愛,中年又喪夫,一辈子挺不容易的,我和丈夫結婚後,我想一定要盡上一個做媳婦的孝心,讓婆婆過上舒心的日子。過年的時候,我給婆婆買質量好的衣服和鞋子,平時在生活中也儘可能對婆婆好一點。那段時間,我們婆媳相處得還算融洽。之後因我在紡織單位上班工資很低,而且又累,丈夫單位也不景氣,我便想辭掉工作和丈夫一起租個門面做生意。我想辭工作的事遭到婆婆強烈的反對,她認為我是正式職工,把好好的工作辭了以後生活就沒保障了,但我還是一意孤行把工作辭了。從那以後,婆婆對我總是帶搭不理的,對我的孩子也沒有以往那樣疼愛了,還經常在我面前板著一張臉。 因著我和婆婆的關係越來越僵,孩子剛滿一歲我們就買房搬了出去。有一次我帶著孩子特意回去看婆婆,在院子裡碰見了她,可婆婆對我非常冷漠,話都不願意跟我多說就走開了。看到婆婆這樣對待我,我越想越氣:我把你當親媽對待,沒想到你根本不把我放在心上,就為了我辭工作的事,你一直對我不滿,現在還不想見我,我也不想再見你了,我走!…… 孩子三歲那年,父親因病住院,我想晚上去醫院照顧父親,就把孩子提前送到婆婆家,讓她幫忙照看一晚,可剛送去沒多久婆婆就把孩子送了回來。到了晚上我要去醫院時,又把孩子送過去,見婆婆不理不睬,我心裡有些生氣,放下孩子就走下樓,孩子哭著從樓梯上追下來,我只好停下腳步,許久也不見婆婆出來,我氣得抱起孩子扭頭就走。此時我對婆婆憤恨極了,心想:沒想到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這樣對待我,你以後就不生病?到時候我也不管你。你能做初一,我就做十五!別怪我心狠! 過了幾年,丈夫的哥哥也結了婚,有了孩子,看到婆婆不但給他們做飯,還幫著帶小孩,並接送孩子上學。這一幕幕刺痛了我的心:我和嫂子都是你的兒媳婦,卻有著如此大的差別待遇,婆婆你未免太偏心了!嫉妒、仇恨充滿了我的心,便在心裡發誓:我再也不踏進你家半步… 後來,逢年過節丈夫帶著孩子去看望婆婆,我一個人孤單單地呆在家裡,內心感到很淒涼、很孤獨,我想:我只是想讓一家人和睦相處,為什麼這種簡單的幸福快樂對我卻是一種奢望?婆婆為什麼要對我如此的不公平?為什麼我就不能擁有一個和諧的家庭?此時心酸的淚水再也無法克制地奪眶而出,我覺得活在這個世界上真是太痛苦了! 2013年元月,我信了神

「好人」新定位

我十三歲就跟著媽媽信了主耶穌,信主後也努力恪守主的教導:愛人如己、包容忍耐。每次去親戚朋友家我都會主動幫忙幹活;我也常常把自己的零花錢施捨給那些乞討的人;看到村裡的老人提水,我也會主動去幫忙。因著我這樣的熱心腸,父母和親友都很喜歡我,還常常誇我懂事,是個好人。我也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好人,是主所稱許的。 2013年4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記得第一次參加聚會時,弟兄姊妹禱告時都說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沒有真正人的樣式,我聽後很不服氣,心想:我是個好人,我才不像你們這樣禱告呢!直到後來在神話的審判刑罰和事實的顯明中,我才認識到自己確實被撒但敗壞至深,不是一個真正的好人。 那是在2015年,我和兩個姊妹一起盡修改文章的本分,這兩個姊妹不太會使用電腦,我就主動教她們在電腦上批注修改文章的方法,有時她們的電腦出現故障,或者文章沒保存好等,我就馬上停下手中的活耐心地教她們。為此,兩個姊妹都說我對人既有愛心,又有耐心,還常感嘆道:「以往在家裡,我孩子都不會這樣耐心地教我,只有弟兄姊妹才有這樣的愛啊!」聽著姊妹們的誇獎,我心裡美滋滋的,更加覺得自己是個有愛心的好人,再幫助她們時就更有勁了。一個多月後,教會又安排趙姊妹和我們一起修改文章,因她對電腦操作很嫻熟,後來兩個姊妹有不懂的問題也經常找她幫忙。每當看到姊妹們找她幫忙而不找我時,我心裡就很難受,覺得自己在她們心裡失去了地位。再看到接待家的阿姨很關心趙姊妹,吃飯時也和她有說有笑,我就感覺大家都喜歡她而忽略了我,因著她搶了我在眾人心目中的「位置」,我心裡就不由得嫉妒她,甚至不想和她們說話,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呆著,幫助姊妹的動力再也沒有了。後來趙姊妹和另一個姊妹因修改文章意見不統一產生了矛盾,從那以後,那個姊妹有難處時就不再找趙姊妹探討了,而喜歡找我一起商量,文章存在問題時也找我一起看,我心裡很高興,甚至得意起來,覺得這回自己終於被人看在眼裡了,又很樂意地去幫助姊妹們。但對她們之間的矛盾我裝作不知道,甚至想她們不合更好,這樣她們有什麼問題都會來問我,都能看重我了。 幾天後我被調到別的地方盡本分,有一天,我看到一段神話:「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這個標準是什麼?就是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沒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沒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如果沒有這樣的實際,沒有這樣的活出,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麼看?就是你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撕掉偽裝做誠實人 2004年底,我因盡本分走過程,沒有做多少實際工作,還常常注重在人心中的地 位、形象,所以失去聖靈作工被撤換了。我怕弟兄姊妹笑話:XX被撤掉後軟弱得不行了,地位心太強了吧!於是,我就積極配合交接工作,還主動擔起其他的本分,其實我心中早已軟弱到一個地步。隨後,教會帶領在聚會時,針對我作工中的種種過犯進行解剖、交通,其目的就是要藉著這些實際事例,帶領弟兄姊妹認識什麼是抵擋神的事奉,從而讓人進入真理實際走上事奉神的正軌。可我聽後心裡特別難受,感覺這下臉面丟盡了,再也無臉見人,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我多想告訴他們:不要再解剖我啦!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趕緊回到神前向神禱告,想到《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中的一段交通說:「大紅龍的本性最突出的表現就是狂妄自大、吹牛皮說大話、誰也不服;最卑鄙的地方就是不讓人說真話,更不敢面對事實的真相,不擇手段地打擊排斥進步,竭力遮蓋自己的黑暗面,妄想蒙蔽人、欺騙人,達到稱王稱霸的目的,這是他們害怕真理、害怕光、抵擋神、逼迫神的最好證據。……今天我們追求性情變化必須具備接受真理的條件,就是能夠勇敢地面對事實真相說話,而不是迴避或者掩蓋事實真相而採取欺騙說謊,詭詐迷惑人的手段。」(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能勇敢地面對事實的人才是肯接受真理的人》)這些話觸動了我的心,看到中共為了達到它稱王稱霸的目的不讓人說真話,竭力掩蓋自己的黑暗面,打擊進步,排斥異己,同樣我也受「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的思想支配,竭力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想讓我的醜惡面目永遠不被人發現,讓人一直覺得我很高尚、偉大不僅自己隱藏真相,還想限制人說真相,這分明是在讓黑暗、敗壞與罪惡繼續滋生,讓光明聖潔永不被認識,不被高舉,實質就是在壓制神的到來,驅逐光的存在,我這樣包庇自己不接受真理,永遠都不會認識自己,也不會產生真實的悔改。弟兄姊妹公開解剖我,證明了全能神教會不容許污穢存留,在神沒有黑暗面,沒有隱藏,做什麼事都光明正大,這更顯明了神的聖潔、公義。而我還認為別人解剖我是在敗壞我的聲譽,這更是顛倒黑白,歪曲事實真相。其實神借這種方式來審判揭露我,迫使我面對事實真相,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看清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讓我能棄絕撒但得著變化,所以這樣的揭露、解剖太有意義,這正是神對我的拯救。回想在做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