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分享

重獲新生(一)

在我小的時候,因為父親是村裡的幹部,我們家經常賓朋不斷、門庭若市,親戚、鄰居和朋友見了我也總是笑容可掬、噓寒問暖,那時我覺得世界真美好,生活也充滿了陽光!然而在我十八歲那年,噩運突然臨到我家,在村裡顯赫了十多年的父親突然身染重病,為了醫治父親的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最終還是沒能挽留住他年僅四十二歲的生命。父親一去世,我家頓時變得冷冷清清,往日頻繁來往的親朋好友再也沒有踏進我家的大門;鄉親們也一改往日的親切,見了我不是裝作沒看見,就是扭頭走開,惟恐我會求他們幫什麼忙似的。於是我立志要刻苦學習、奮發圖強,有朝一日一定重振家風、揚眉吐氣,絕不能再讓人小瞧我,特別要讓那些在父親去世後立馬變臉的人對我刮目相看。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切都在發生著變化。我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一個三線城市的一家不錯的單位工作。經過幾年打拼,我順利地入了黨,當了官,買了房,也有了車,並把母親從鄉下接到了城市居住。這時的我可說是事業有成、春風得意,在同齡人中也算是佼佼者。當我偶爾西裝革履、派頭十足地開著車帶著家人回老家時,親朋和鄉親們又變得熱情起來,簇擁著我們問長問短,從他們羨慕的眼神中我知道自己揚眉吐氣的願望實現了。可誰曾知道,親戚和鄉親們看到的只是我風光的一面,他們哪裡知道我風光背後的苦澀與辛酸,哪裡知道我功成名就之後的煩惱與無奈…… 我在單位是大權在握的財務科長,不光同事見了我禮讓有加,就連公司的幾位副總也得敬我三分,遇到吃喝宴請的事總會喊上我,還經常讓我得一些經濟上的好處,這樣他們在公款開支報賬找我審核時,我對他們違反財務制度的事也就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雖然做這種事我的良心會隱隱感到不安,可這時我就寬慰自己:反正哪任財務科長都如此,再說我也需要錢來改變自己的生活。可最令我煩惱的是,老總竟指使我做假賬,這樣一年下來公司偷逃稅款數額達幾百萬元。我了解稅法,這種事若東窗事發,我和老總都會被判刑,甚至被槍斃。所以只要一想起這事我就感到害怕,老總便勸我:「老弟呀,你還看不透現在這個社會嗎?俗話說:『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你看看有哪個企業不偷稅能生存下去?咱們公司每年要是沒有這幾百萬元偷逃的稅款,你我能買房、買車嗎?能喝茅台酒、抽中華煙嗎?再說了,稅務局每年都拿了咱的好處,敢真查咱們的賬嗎?稅務人員哪次來了,我們不是把他們伺候得舒舒服服的,進行吃、喝、玩、樂一條龍服務?要真查出來,他們自己也吃不了兜著

找回良知的商人

從小我的親戚、朋友都誇我為人誠實講信用,以後一定大有作為。我也一直以此為資本來標榜自己。記得我二十五歲那年,在上海開飲食店,因我所賣食品的質量過關,價格在方圓五十里內又是最便宜的。所以,半年後,我的店舖有了一些忠實的老客戶,看到他們每次都來我這裡購物,我心裡甭提多開心了,覺得誠實講信用是經商的成功之道,並且我的錢也賺得心安、踏實。慢慢地我店舖的生意越來越好,在那條街也有點名氣。可後來僅僅一個月內,又有三家新店在這條街上開張了,並且都是跟我經營同樣的食品。為了吸引顧客,他們搞開店大酬賓,有獎競猜,買三送三的活動,還一直跟我打價格戰,我不想與他們應戰,但他們食品的廉價為他們贏得了顧客群。再加上他們都是家族式的經營,又有雄厚的資金供給,而我資金薄弱,又沒有後台支持,我開始擔心自己的生意會受到影響。但又想到我還有那麼多老顧客,我做生意誠實又講信用,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我仍然繼續本著良善去掙錢…… 可到月底算賬時,我才傻眼了,店舖的銷售額直線下滑,我虧本了。再看看他們店舖的人越來越多,生意紅紅火火,我的顧客群都被他們吸引走,我心裡難受極了,心想:同樣是做生意掙錢,也賣同樣的食品,怎麼他們的生意就那麼好?而我卻賠錢了。我就琢磨是不是我做生意太死板,太老實了,才掙不到錢啊。為了不虧本,還能掙到更多的錢,我開始找一些沒有食品許可證的小商戶去合作。這樣可以降低進貨的成本,同時花一部分錢做廣告,把食品的檔次和品位提高以此來提高食品價格增加利潤。起初我不想這樣做,覺得那是沒有人性的人幹的事,但是想到只有這樣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生存下去,為了獲得利益,人格和尊嚴就放棄了。 起初老顧客來買東西的時候,我好幾次親手把次品遞給他們時,手心直冒汗,心中隱隱作痛。但時間一長,這種負罪感就輕了一些,隨著手上的錢也增多了,我越來越麻木,幾乎不會去想這些了,覺得別人都是這樣做生意,只要能賺到錢就行。我的良知與做人應有的誠信在慢慢喪失…… 直到有一天,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全能神的一段話深深打動了我的心,全能神說:「過去的人做生意是童叟無欺,貨不二價,這裡有沒有一點良心、人性的表達呀?人有這樣的做生意的信條,能不能說人那時候還有點良心,有點人性呢?(能。)但是不知不覺當中,在人對金錢的要求不斷增長的情況下,人越來越愛錢,越來越愛利,越來越愛享受,那麼人把錢是不是看得更重了?(是。)人把錢看得更重的時候,人

怎麼解除彼此的猜疑,打贏婚姻保衛戰?

公交車上的惴惴不安 7月份的下午,太陽像個大火爐一樣炙烤著大地,在公交車站等車的依依雖然遮著太陽傘,仍然感到刺眼的陽光肆意地從薄薄的傘面透射到身上,鬱悶的心情變得更加煩躁。 依依為剛剛得知朋友的丈夫出軌的事感到鬱悶。他們的感情之前一直很好,而且朋友年輕漂亮,性格開朗,這麼好的妻子,怎麼她丈夫說出軌就出軌了呢? 想到昔日開朗的朋友在丈夫出軌後變得沉默寡言、唉聲嘆氣,依依在氣憤之餘也陷入了一種不安,她恐慌自己的婚姻會不會也出現變故,往日經營的愛情之花將如何保持鮮艷呢?假若婚姻過了保鮮期,自己又該如何面對呢? 思緒中公交車已進站,收起遮陽傘,依依上車坐在靠窗邊的一個座位上。車子剛剛啟動,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傳出來,在安靜的車廂裡顯得異常清楚:「最近他就總說工作忙,下班也不回家,我要和他一起上班他也不讓,我那天去他單位看見那個女的了,兩個人也都承認了,我該怎麼辦啊……」 依依心頭一顫,抬頭看了一眼打電話的女人,三十多歲的模樣,不知道電話那邊的傾聽者是她的家人還是朋友,不知道對方會以什麼方式幫助她處理此事。依依只是清晰地聽見她說到最後已經明顯帶著哭腔。是啊,有幾個女人能承受住丈夫出軌的殘酷打擊呢?依依無力地將頭靠在溫熱的車窗玻璃上,靜靜地閉上眼睛,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邪惡潮流帶來對婚姻的隱憂 依依對待婚姻愛情是個完美主義者,接受不了在婚姻上彼此的背叛,哪怕是精神上的出軌。雖然她與丈夫都是基督徒,知道神的公義性情不容觸犯,可是現實社會無處不在的撒但試探引誘,著實讓依依感到惶惶不安。 外在條件相差懸殊也會讓依依患得患失。丈夫身材高大,長相斯文,雖然性格有些內向不善言談,但是為人細心,做事周道有耐心。而她自己相貌平平,身材矮小,兩人走在一起讓依依覺得一點也不般配。當初拍婚紗照時,攝影師不是誇新娘子漂亮而是誇新郎帥氣,這讓依依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痛。 雖然婚後依依與丈夫的生活很平靜安穩,但是近來丈夫的工作調整了,在單位裡多數時間是與年齡相仿的女同事打交道,而且都是注重保養會穿著打扮的女生,長期的相處會不會擦出什麼火花?現在的社會潮流風氣這樣墮落敗壞,婚外戀成了一種新型時尚潮流,被人推崇追隨,丈夫能否被這樣的潮流傳染薰陶呢?依依有時越想這些事情,就越覺得自己的婚姻彷彿已經陷入了一座無形的圍城。 圍城裡的戰爭在猜疑中爆發 最近與姐姐閒聊時,姐姐說了一番話讓依依的心裡更加難受。姐姐說:「現在

「好人」新定位

我十三歲就跟著媽媽信了主耶穌,信主後也努力恪守主的教導:愛人如己、包容忍耐。每次去親戚朋友家我都會主動幫忙幹活;我也常常把自己的零花錢施捨給那些乞討的人;看到村裡的老人提水,我也會主動去幫忙。因著我這樣的熱心腸,父母和親友都很喜歡我,還常常誇我懂事,是個好人。我也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好人,是主所稱許的。 2013年4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記得第一次參加聚會時,弟兄姊妹禱告時都說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沒有真正人的樣式,我聽後很不服氣,心想:我是個好人,我才不像你們這樣禱告呢!直到後來在神話的審判刑罰和事實的顯明中,我才認識到自己確實被撒但敗壞至深,不是一個真正的好人。 那是在2015年,我和兩個姊妹一起盡修改文章的本分,這兩個姊妹不太會使用電腦,我就主動教她們在電腦上批注修改文章的方法,有時她們的電腦出現故障,或者文章沒保存好等,我就馬上停下手中的活耐心地教她們。為此,兩個姊妹都說我對人既有愛心,又有耐心,還常感嘆道:「以往在家裡,我孩子都不會這樣耐心地教我,只有弟兄姊妹才有這樣的愛啊!」聽著姊妹們的誇獎,我心裡美滋滋的,更加覺得自己是個有愛心的好人,再幫助她們時就更有勁了。一個多月後,教會又安排趙姊妹和我們一起修改文章,因她對電腦操作很嫻熟,後來兩個姊妹有不懂的問題也經常找她幫忙。每當看到姊妹們找她幫忙而不找我時,我心裡就很難受,覺得自己在她們心裡失去了地位。再看到接待家的阿姨很關心趙姊妹,吃飯時也和她有說有笑,我就感覺大家都喜歡她而忽略了我,因著她搶了我在眾人心目中的「位置」,我心裡就不由得嫉妒她,甚至不想和她們說話,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呆著,幫助姊妹的動力再也沒有了。後來趙姊妹和另一個姊妹因修改文章意見不統一產生了矛盾,從那以後,那個姊妹有難處時就不再找趙姊妹探討了,而喜歡找我一起商量,文章存在問題時也找我一起看,我心裡很高興,甚至得意起來,覺得這回自己終於被人看在眼裡了,又很樂意地去幫助姊妹們。但對她們之間的矛盾我裝作不知道,甚至想她們不合更好,這樣她們有什麼問題都會來問我,都能看重我了。 幾天後我被調到別的地方盡本分,有一天,我看到一段神話:「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這個標準是什麼?就是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沒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沒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如果沒有這樣的實際,沒有這樣的活出,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麼看?就是你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撕掉偽裝做誠實人 2004年底,我因盡本分走過程,沒有做多少實際工作,還常常注重在人心中的地 位、形象,所以失去聖靈作工被撤換了。我怕弟兄姊妹笑話:XX被撤掉後軟弱得不行了,地位心太強了吧!於是,我就積極配合交接工作,還主動擔起其他的本分,其實我心中早已軟弱到一個地步。隨後,教會帶領在聚會時,針對我作工中的種種過犯進行解剖、交通,其目的就是要藉著這些實際事例,帶領弟兄姊妹認識什麼是抵擋神的事奉,從而讓人進入真理實際走上事奉神的正軌。可我聽後心裡特別難受,感覺這下臉面丟盡了,再也無臉見人,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我多想告訴他們:不要再解剖我啦!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趕緊回到神前向神禱告,想到《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中的一段交通說:「大紅龍的本性最突出的表現就是狂妄自大、吹牛皮說大話、誰也不服;最卑鄙的地方就是不讓人說真話,更不敢面對事實的真相,不擇手段地打擊排斥進步,竭力遮蓋自己的黑暗面,妄想蒙蔽人、欺騙人,達到稱王稱霸的目的,這是他們害怕真理、害怕光、抵擋神、逼迫神的最好證據。……今天我們追求性情變化必須具備接受真理的條件,就是能夠勇敢地面對事實真相說話,而不是迴避或者掩蓋事實真相而採取欺騙說謊,詭詐迷惑人的手段。」(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能勇敢地面對事實的人才是肯接受真理的人》)這些話觸動了我的心,看到中共為了達到它稱王稱霸的目的不讓人說真話,竭力掩蓋自己的黑暗面,打擊進步,排斥異己,同樣我也受「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的思想支配,竭力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想讓我的醜惡面目永遠不被人發現,讓人一直覺得我很高尚、偉大不僅自己隱藏真相,還想限制人說真相,這分明是在讓黑暗、敗壞與罪惡繼續滋生,讓光明聖潔永不被認識,不被高舉,實質就是在壓制神的到來,驅逐光的存在,我這樣包庇自己不接受真理,永遠都不會認識自己,也不會產生真實的悔改。弟兄姊妹公開解剖我,證明了全能神教會不容許污穢存留,在神沒有黑暗面,沒有隱藏,做什麼事都光明正大,這更顯明了神的聖潔、公義。而我還認為別人解剖我是在敗壞我的聲譽,這更是顛倒黑白,歪曲事實真相。其實神借這種方式來審判揭露我,迫使我面對事實真相,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看清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讓我能棄絕撒但得著變化,所以這樣的揭露、解剖太有意義,這正是神對我的拯救。回想在做教會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我是廠裡的化驗員,參加工作後不久,我就發現那些說老實話、辦老實事的人在單位都吃不開,真正得名得利的人都是那些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善於說謊、搞欺騙的人,這些人保護自己的祕訣都是「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我覺得這話實用,很快將這話作為我為人處事的原則……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後,我變得越來越詭詐,多虧全能神的拯救才使我活出人模樣。 撒但將我敗壞深  神施憐憫來拯救 我們單位的業務廠長負責採購原材料,他常常以次充好從中獲利,每批貨中都有不合格的產品,後來在化驗時被我發現了,他就用錢來封我的口。我把這事告訴了我的對象,他大哥在政府機關上班,大哥對他說:「不要收業務廠長的錢,也不要揭發他,但私下要留一份原材料檢測不合格的化驗報告,這樣既不得罪業務廠長,也防止以後出事時把自己牽涉進去。」聽到這話,我覺得大哥真是太聰明了,就按他說的去做了。從那以後,業務廠長對我很信任,不僅在廠長面前為我說好話,還傳授我一些報假賬的訣竅,因此同事們都很羨慕我。不久,調來一新廠長,因新來的廠長與業務廠長鬧不合,單位就讓我負責採購化驗室的藥品、儀器,漸漸地我也如那些業務員一樣報假賬,從中獲利。剛開始,我也怕被人發現後要判刑,心裡有些忐忑不安,但看到別人都這樣,況且這錢來得容易,慢慢地我也就心安理得了。就這樣,我靠著撒但的生存法則,贏得了廠長的青睞,也獲了利。可好景不長,工廠倒閉了,接著丈夫又不幸早亡,我只得帶著六個月大的女兒寄居在娘家,父母的抱怨,弟妹的嫌棄,使我陷入了極度的絕望中…… 就在我對人生失去希望時,1996年主耶穌的救恩臨到了我,主的大愛溫暖著我的心,使我有了生活的勇氣。雖然信主了,但我與人交往的方式並沒有多大變化,在我辦學前班期間,我常以給學生買好資料為由從中取利,當看到主的教導時,心裡也感到有些不安,但只是向主認認罪也就完事了。1998年底,有人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看了全能神發表的《話在肉身顯現》,我越看心裡越亮堂,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征服了我的心,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於是,我信心十足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對付管教得反省,認識詭詐悔神前      2003年,我做了教會帶領,我把與世人相處的那套生存法則帶到了神家,然而,神聖潔、公義的性情是不允許這些污穢存留的。當時我負責範圍內的文字工作果效不好,我心想,再過幾天上級負責人給我們

浪漫中的苦澀,教我學會順服神主宰

傑尼是一個90後男孩,他特別喜歡看偶像劇,每當看到劇中女主角不顧家人反對,為了愛情放棄大小姐的身分跟男主角私奔,或者男主角放棄富二代的身分,甘願與女主角過平淡的生活時。傑尼都很受感動,也為男女主角最後能終成眷屬而感到開心。電視劇中上演的一場場轟轟烈烈、坎坎坷坷、不離不棄、忠貞不渝的愛情故事,在懵懂的傑尼心中深深的刻下了烙印…… 回到現實,傑尼雖然知道現實生活與偶像劇完全是兩碼事,但他還是期待著能有一場以他為男主角的愛情故事完美上演…… 在工作中,傑尼遇見了他的第一個女孩,在這個女孩身上,青澀懵懂的傑尼初嘗戀愛的感覺,他的心完全陷在女孩身上,對她呵護備至,女孩想吃什麼即使路程再遠,傑尼都會為她去買,傑尼把女孩視若珍寶,他認為,這個女孩就是與他共渡一生的人。 沒過多久,由於工作原因,傑尼要出差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中他和她保持著聯絡,有時會聊天到很晚,儘管每天很晚休息,白天還要面對繁重的工作,傑尼也會感到有些疲憊,但為了他們的感情長久,傑尼甘心付出。 然而,沒過多久,傑尼突然接到女孩打來的電話,女孩說:「我們分手吧!」那一刻,傑尼拿著電話愣住了,他在嘴裡念叨著:「分手?……為什麼?」女孩輕描淡寫地說:「我們離得太遠了,不合適在一起,還是做朋友吧。」就這樣一年多的感情如此平淡的分手了。可對初戀的傑尼來說,這份感情他付出太多了,因此也傷得很深,他的心就像被撕裂了一樣,特別的傷痛,他一連哭了三天,心中不住的想:為什麼夢想中那份完整的愛情就這麼難得到呢?付出了那麼多就比不過時間與距離嗎?但終究,他所嚮往的美好正是因為時間與距離而破碎了…… 隨後,傑尼回到原來的城市又找了一份工作,在工作中他遇見了第二個女孩。因上一次感情的失敗,他的心裡有了一道很深的疤痕,有些不敢嚮往偶像劇中美好的愛情了,但隨著每天在工作中的接觸,不知不覺他們相愛了。在交往的過程中,傑尼還是全心全意愛護著女孩,可沒多久,女孩的閨蜜告訴傑尼:「她有男朋友,只不過男朋友在外地工作,一直瞞著你。」聽到這話,傑尼的心再一次被刺傷,他很氣憤,想立馬放下手中的工作,跑去質問女孩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後來,他們還是當面坐下來談了,女孩的坦白讓傑尼知道,原來他只是一個代替品。 這次感情的傷害讓傑尼徹底灰心、迷茫,開始每天跟朋友在一起吃飯、喝酒、抽煙、K歌、上網,他選擇了自甘墮落。記得那時網絡上有個冷漠歌手,他的歌曲特別受大眾歡迎,傑

時間如流沙,不在抱怨中度過

依稀記得一篇名為《匆匆》的散文,寫出了對時間流逝的遺憾與無奈。我們都在人生大舞台上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感嘆時間猶如握在手中的沙,在手指的縫隙中流失,想緊緊攥住,卻無能為力。我們的一生就如黑白膠卷裡的幾個片段:呱呱墜地的嬰兒在搖籃裡啼哭;童年時在童話書裡幻想、徜徉,背著書包到學校蹦跳的身影,聽荷塘裡的蛙聲,與夥伴在街頭巷尾追逐、嬉戲;青春年少時的暗戀,憂鬱的吉他彈出對愛情的憧憬,上演在咖啡屋前的偶遇;成家後鍋碗瓢盆和孩子的哭鬧聲在心中隱隱作痛……步履匆匆一輩子,夕陽下,枴杖是兩個蹣跚腳步的陪伴;當生命的最後一刻終結,一束菊花寄託著後輩晚生心中的哀思與對明天的迷茫。當一代人的一生在一聲嘆息中落下帷幕,下一代人還在繼續複製著前人的人生歷程。 感慨之餘,回顧自己的半生,已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第二次婚姻的前半段時間也是岌岌可危。丈夫因為我生了女兒,重男輕女的他從此便對我冷言冷語,我們的生活褪去了戀愛時的激情與浪漫,取而代之的是常常爭爭吵吵。吵到後來我們都累了,熱戰變為冷戰,生活在一個屋簷下的兩顆心隔著千山萬水,在無言中冰凍著。我不止一次在心裡幻想: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一定要重新選擇理想中的另一半,不然寧肯一生不嫁……然而,時間不可能倒流,依然像帶著翅膀一樣向前奔跑著。我已經不再年輕,歲月的痕跡在我身上隨處可見,唯一不變的是憂傷的心。我常常感到孤獨,不知該怎樣面對現狀,更不知如何面對未知的未來。 就在我感覺人生一片灰暗時,與媽媽一起信神的弟兄姊妹走進了我的生活。他們與我分享神的愛,安慰、鼓勵我,雖然這讓我往日的痛苦消去了些許,但想起丈夫對我越來越冷漠,甚至不願回家,我對丈夫的恨就無法釋然。我想也許我們只能這樣互相折磨到老,直到死去…… 有一天,一位得知我遭遇的姊妹專程來找到我,與我談起了她以往的婚姻也很糟糕,她說以往她有太多的抱怨、猜忌,總認為自己是無辜的角色,對丈夫有了誤解,和丈夫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活在彼此傷害的痛苦中。她曾試圖改變,卻無能為力。後來她信神了,她把心中的愁苦向神訴說。看到神說:「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你看夫妻之間一開始也可能彼此不太了解,因為以前不在一起生活,也不是一個同樣的家庭長大的,夫妻之間在一起生活幾年之後,彼此磨合,彼此也有些磕磕碰碰,但是要是人性正常的話,你總跟他交流心裡的話,他也

放下恩怨,脫離苦海

已經夜裡十點了,辛苦了一天的明慧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一遍遍地想起鄰居下午說的那些話:「明慧,你公公把銀行卡、工資卡都給你大哥了……」明慧當時還淡定地想:錢是公公的,他願意給誰就給誰。可是現在她越想越生氣:難道自己的丈夫就是後媽生的,公公婆婆怎麼對我們這麼不公平呢?房子爭了這麼多年,才給一萬元,連丈夫的賠償金都沒有拿回來,現在又把銀行卡、工資卡全給了大哥。大哥兩口子什麼事也不幹,還得到公婆的特殊待遇,自己和丈夫拚命地幹,卻得不到公婆的一點照顧……明慧越想越憋屈,越想越窩火,往事像開了閘的洪水湧向明慧,使她恨不得立馬就去找公婆討個說法。 這事還得從十幾年前說起,明慧的丈夫婚前出了一場車禍,腿成了殘疾,當時對方賠付一萬九千元,後來明慧的公公婆婆又拿出兩萬四千元,買了現在住的房子。婚後,明慧兩口子就和公婆、哥嫂都住在這套房子裡。明慧是個好強的女人,婚後她和丈夫拚命地做生意,但是大哥兩口子卻不務正業,一天到晚打麻將,公婆不僅不說哥嫂什麼,還有意偏袒哥嫂,明慧氣不過,就想買房子搬出去住。 明慧永遠忘不掉她懷孕期間,有一天和丈夫做完生意又累又餓,本以為回到家就能吃上熱飯,好好休息休息。沒想到,家裡還是冷鍋冷灶,哥嫂、公公都在打麻將,婆婆也站在一邊看。看到這一幕,明慧氣不打一處來,心想:自己大著肚子和殘疾的丈夫辛苦地掙錢養家,家裡人連一口熱飯都不給做,怎麼就忍心這樣對待我們呢?明慧氣不過,說了婆婆幾句,結果大哥因為這事打了明慧,說明慧不應該數落婆婆。從此明慧心裡對大哥滿了怨恨,始終不能原諒他。 更讓明慧生氣的是,公婆看明慧他們準備買房,就要把老房子留給大哥。這房子有近一半的錢是丈夫的腿換來的,哥嫂一分錢沒出,還想要房子,哪有這樣便宜的事?!明慧對公婆這個決定非常不滿,覺得公婆對哥嫂偏心。她實在嚥不下 這口氣,就打定注意,就是買了房子也不搬走。為這事一家人鬧了好久也沒鬧出個結果。後來公公看明慧不鬆口,就說誰要房子就拿出六萬元。明慧他們剛買了新房,手頭正緊張,公公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條件,明擺著是讓明慧妥協。明慧據理力爭,讓公婆給三萬元,自己就搬出去。沒想到公公卻說:「不搬也得搬,我把你的房門鎖起來,看你怎麼辦!」就這樣,為著這套房子,明慧和公婆的關係鬧得很僵。 僵持了兩年,公婆主動提出給明慧一萬元,讓明慧他們搬出去。明慧肯定不願意,房子現在市價八萬多,自己和丈夫起早貪黑地忙,